欢迎来到 - 艺居阁文章 ! ???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抒情散文 >

杨璐璐滚出中国,评郭严隶新作长篇纪实散文《和春天一起来到映秀》 社会民生 南方

时间:2018-08-14 04:16 点击:
郭严隶新作《和春天一起来到映秀》(花城出版社2012年1月版),是一部以反映广东省东莞市对口支援“512”汶川特大地震震中映秀镇灾后恢复重建工作为题材的长篇散文作品。众所周知,从洪灾文学、非典文学、冰雪灾害文学到近几年引人注目的地震文学,新时期以

  郭严隶新作《和春天一起来到映秀》(花城出版社2012年1月版),是一部以反映广东省东莞市对口支援“512”汶川特大地震震中映秀镇灾后恢复重建工作为题材的长篇散文作品。众所周知,从洪灾文学、非典文学、冰雪灾害文学到近几年引人注目的地震文学,新时期以来,中国当代文学在灾难题材写作史上留下了一道深长的足迹,形成了一个文本繁复的灾难文学作品阵势。如何在这些纷繁得几近泛滥的灾难书写中脱颖而出?显然,郭严隶面临着她文学写作生涯中的一个巨大挑战。


杨璐璐滚出中国,评郭严隶新作长篇纪实散文《和春天一起来到映秀》 社会民生 南方

  值得庆贺,作为一个近年来在长篇小说写作中硕果累累的中国当代优秀青年作家,郭严隶凭借自己虔诚高贵的精神信念和卓尔不群的写作才华经受住了灾难写作史的挑战与考验。从书写视阈、表现形式到心灵境界,郭严隶在写作过程中体现出多重创新意识,从而成功地为我们捧出迄今为止中国当代汉语散文史上,唯一一部以重大社会事件为题材的长篇纪实散文。借助于纪实散文从精神蕴含到表现形式的文体创新,这部作品为中国当代灾难文学写作提供了一种极富启发性的话语方式与书写范式。

  春天的庆典

  甫一展读《和春天一起来到映秀》,两百多年前德国大诗人荷尔德林欢欣的诗句就浮现在我的脑海:

  那是树林,溪流升涨,所有被缚的

  翅膀又敢于飞入歌的王国。

  空中充满了欢歌,城市和林苑周围

  到处是苍天的满足的孩子。

  荷尔德林曾被哲学家海德格尔称为“诗人之诗人”。在其最着名的代表作之一《斯图加特》的开篇,荷尔德林用寥寥几个诗句就勾勒出一幅天人同庆、诸神狂欢、万物同乐的宇宙庆典景象——事实上,诗歌《斯图加特》在初次出版时原名为“秋天的庆典”。基于书写视阈或创作题材的创新,与此相应,我愿意将郭严隶的长篇纪实散文《和春天一起来到映秀》命名为“春天的庆典”。

  《和春天一起来到映秀》一开篇,作家就将书写视阈聚焦于一次特殊的“庆典”活动——“迁新居,迎新年,千人坝坝宴”:“映秀有两个春天,一个在迎春的枝头,一个在人们的心坎儿。公元2011年1月31日,两个春天同时降临,使这块土地成为吉祥福地。我有幸与春天一起来到这个地方,看到美丽温暖的人间景象。”

  与荷尔德林发表《秋天的庆典》的时间相比,《和春天一起来到映秀》不凡的起笔开始于两百多年后一个初春的日子。这一天,距“512”汶川大地震爆发已近三年,距东莞对口支援映秀灾后恢复重建工作全面完成(2010年10月10日)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同时,这天是农历腊月廿八,再过两天,兔年春节就要来临。为了迎接新年,为了庆祝灾区百姓乔迁新居之后的第一个春节,同时,更是为了感谢东莞亲人的大爱之情,映秀人民采用四川民间最传统的“坝坝宴”方式,在映秀新镇东莞大道上一字摆开180多张大圆桌,在像是专为这个吉祥时刻而冲破云层,洒落人间的春天阳光的照耀下,举办了“迁新居、过新年,千人坝坝宴”的盛大庆典。就这样,这个春节之前的“千人坝坝宴”将“春天的庆典”奠定为作品最基本的叙事风格和书写视阈。

  书写视阈

  “512”汶川大地震发生以来,由地震诗歌大潮开始,报告文学,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等,取材于汶川地震的文学作品数不胜数。文艺界掀起了一个灾难文艺创作的热潮,其影响一直延续到现在。与此相呼应,美学与文艺研究等人文学界也开始将灾难美学与灾难文艺作为一个重要的理论热点话题加以关注。朱立元先生认为,“从现代性视野看,人与自然的关系决定着灾难文学的书写方式,而它们又与20世纪中国文化现代性与社会现代性态度密不可分。中国当代文学的灾难书写一方面呈现了中国现代性的多元维度,另一方面也随着中国社会结构与观念的变革而多次转型。” 的确,从“人定胜天”、“与天斗其乐无穷”到“天人合一”、“生态文明”,从“防止阶级敌人破坏”、“内外有别、家丑不可外扬”到“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和“以人为本、尊重科学”的开放科学心态,中国当代文学灾难书写的研究可以从一个独特的视角或题材史角度见证文学反映社会进步、文学推动观念变革的历史进程。

  郭严隶的智慧与才华表现在,她没有将书写重点放置在灾难、疼痛、恐慌的惊耸描写和悲情抒发上,也没有从天(自然)与人(人类)的关系之上进行观照。而是将笔致深沉地投向灾后重建胜利完成之后的人(映秀灾区人民)与人(广东援建者)之间心心相印的主体间性上。人与自然的客观关系成为人际之间主体性关联的一个背景或陪衬,映秀的自然万物,它的花与草、山与水、路与桥,一切存在之美,因这一人间亲情的反衬而愈加熠熠生辉。的确,正如书名那个温暖的标题,与“春天”相关的一切贯穿了整部长篇散文的每个章节与文字:阳光、鲜花、微笑、爱意、温馨、新生、希望……

  与荷尔德林诸神复活、神意笼罩的颂诗不同,郭严隶散文春天庆典中的主体是劫后余生重新站立的映秀人民,是肩负东莞人民深情厚谊的援建小组,是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各级领导、战士、兄弟和亲人。在这里,“春天的庆典”获得了双重象征意蕴:一方面,这是映秀人民对又一个自然意义上的春天再一次降临龙门山断裂带的感恩与祈愿,另一方面,更是他们对乐观奋进、团结互助民族精神这一社会意义上的春天在新时代再度体现的感恩与礼赞。这是一场隆重的春天庆典,更是一曲动人的大爱颂歌!

  作为震中,映秀镇是汶川强震中受损最严重的地区。映秀镇的灾后重建名副其实是整个汶川灾区灾后恢复重建的一个缩影。原计划三年重建的工作量,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在东莞援建人员及映秀镇政府与人民共同的顽强拼搏下,仅用一年时间就基本完成,这是举世罕见的人间奇迹。郭严隶以《和春天一起来到映秀》为中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见证了这个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重建壮举,她将东莞人民的无私大爱深深地铭刻在可以追溯、可资重温的文本文献里。

  文体创新

  郭严隶在文学创作领域中表现出惊人的创造力。最近几年,她连续推出的四部长篇小说《浮途》(2006,花城出版社)、《十步莲花》(2009,花城出版社)、《锁沙》(2010,四川文艺出版社)、《畏果》(2010,作家出版社),均广受好评,四部作品从题材内容到艺术表现形式都截然不同。此外,她还出版有《红草莓蓝草莓》《羊场》等中短篇小说佳作。在小说写作上,郭严隶是一位具有很好文体感觉并且擅长根据不同艺术效果选择叙事手段的小说家。比如,她在长篇小说《锁沙》中采用的“通灵叙事”表现手法就得到过评论家们的高度评价:“在这一叙述方式中,叙述层面的交错展开和叙述视点的自由转换,使读者的感知领域、阅读经验与生命体验得到最大程度的扩展。” 不断变化的叙述视点与层次有力地增强了郭严隶小说文本的艺术效果。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TAG: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